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具资讯 > 内容正文

故宫瓷器着实让人心痛

【 发布时间:2018-07-13 】

故宫瓷器着实让人心痛 最近发生在故宫的一系列事情,让一些老故宫人,由最初的生气、愤怒,变成了麻木和心痛。尤其是故宫瓷器的失窃事件。

图:故宫瓷器多釉色乾隆粉彩大瓶

  在他们那个年代,也曾有文物损伤,甚至是失窃,但没有一次会像今天这样令故宫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蔡瑞芬听说,换了院领导后,所有院长办公室都重新装修,换了新家具。她尤其难以接受的是,听说院长们的办公室除了有休息室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与他同一时期的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更是因为保护故宫瓷器和文物,留下了不少感人的故事。曾有媒体报道,上世纪50年代末,有人提出将故宫改造成“人民大众的休闲乐园”,后来甚至要建成“故宫人民公社”,要在故宫里修马路、建广场;对此,王冶秋采取了消极对抗的态度。周恩来多次对身边的人说:“冶秋同志把文物当做自己生命一样,谁要想从他那里拿件文物,就像割他的肉一样。”

  尽管社会上将故宫最近发生的事情总结为“七重门”,甚至是“十重门”,蔡瑞芬最在意的只是3件事情——“盗窃案”、“私人会所事件”和“故宫瓷器损坏”。“这都说明了同一个问题,他们把文物看得太轻了。”老人叹了叹气说道。

  因为故宫修复厂的这位老厂长懂得,“别的还可以修复,瓷器坏了,不可能修复”,那件在实验中损坏的哥窑瓷器,“永远不可能修复了,修了也是假的”。

  尽管有惋惜和失望,每隔一个月,蔡瑞芬、刘玉、纪秀文等老人都会在一个大致相同的时间,在楼下传达室里等一本叫《故宫人》的杂志。这本双月刊是故宫博物院办的内部刊物,如今几乎是这些老故宫人了解故宫境况的唯一途径。

瓷库专家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加强对故宫瓷器的管理,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依然可以欣赏到精致的故宫瓷器。(沈俊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