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具资讯 > 内容正文

茶具名人-黄正雄

【 发布时间:2019-10-09 】

 庄严肃穆的总统府长廊,此刻正静静展示着百余件搭配着精美紫檀壶座的紫砂古壶。在长廊上匆匆而过的政要们,免不了要缓了缓步伐,仔细端详这些千姿百态的历史文物。这场在「京畿重地」展出的《阳羡紫砂茗壶精雕特展》参展的茶壶主人,正是曾任总统府副秘书长黄正雄先生。 悠长绵密的收藏风格

  早年,在台湾紫砂收藏界有一句「北王度,南正雄」的形容词,前者指的是王度先生,后者则是黄正雄先生,当时他们紫砂收藏的质与量都是傲视全台的。不过,这两大藏家的收藏风格互有不同,前者广博,后者深耕,套句武侠术语,王度之风似威猛迅疾的「降龙十八掌」,以秋风扫落叶之姿,不数年间便威震南北;而黄正雄则如悠长绵密的「太极拳」,而且这套着重内家修为的「紫砂长拳」一打就是三十余载,迄今仍不绝如缕,时见精妙。

  从政风格以稳健踏实著称的黄正雄,其收藏茶壶和为官的道理一样,坚持着「不忮不求」的原则。事实上,以黄正雄半生的公务员身份,在财力上当然不容许「大开大阖」,所以他的收藏哲学是「量力而为,随缘且喜」。对此,黄正雄语带深意地表示︰「好壶买不起无所谓,但看不懂就可惜了!」的确,人与壶的关系正如伯乐与千里马般,得失之间既要靠机缘,更要能在稍纵即逝的瞬间,发挥「慧眼识英雄」的修为。

  说到机缘,其实还可分为「机会」和「缘分」,黄正雄为此各举了个「得与失」的亲身经历︰十余年前有位朋友从海关拍卖会中,低价标得一件鹅蛋造型的软耳黄泥圆壶,他觉得此壶浑圆可喜,尤其对壶身的数行楷书错落其间,铁划银钩,甚觉投缘,于是购入收藏。后来他向某壶友提及这件爱壶底款为「像船形的圆形印章」,这位壶友表示此印或许为晚清陶人何心舟的款识,而何心舟其人罕见于紫砂古籍,所以当时坊间识宝者不多,后来经过查证果然确为何氏遗作。此类的获宝经验虽是可遇不可求,但黄正雄认为︰「文物收藏的乐趣绝不在于其价值高低,更重要的是那种求索的过程与揭晓时的惊喜!」相较于上述的「机会」,另一个「缘分」的经历则让他体验到「失之交臂」的遗憾——话说爱壶成痴的黄正雄,每次出国都会到当地的古董铺寻宝。某次,他在日本的古物店看上一件古壶,因怕老板对这个「观光客」狮子大开口,于是采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策略,他先不动声色地逛遍全场,那知道等到要开始议价时,这壶竟然刚被卖出了!「嘿!那把壶摆在那里也不知道几年没人问津了,却在不到一小时人被两个人相中,可见我和这壶是『有缘无分』,不能强求。」黄正雄达观地说道。

关门即深山 壶中天地宽

  荀子曰:「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黄正雄正因为善用每一分钱,所以三十余年的「细水长流」下来,竟也拥有近两千件茶壶,至于确实数字是多少?他并不十分在乎,反正「我的每个住所都会有些壶,有空时,随手拿来把玩,也从没认真去数过!」事实上,这种「左右逢壶」的「福气」正是黄正雄舒解工作压力的不二法门。管他白天公务多么繁重,只要一回到他的壶中天地,「关门即深山」,寄兴遣怀,品茗谈心,砂壶无语却能解语,而这种藉由砂壶转化心情、平衡心境的人生哲学,也正是黄正雄数十年收藏不辍的主要动力。

  除了质与量皆傲视两岸紫砂收藏界外,黄正雄爱壶成痴的雅好也是名闻遐迩的。例如,为了这次的总统府特展,他整整花了数个月的周末,亲自把壶一批批从^佳里老家提上来,再每天一、两件地左手提壶,右手提公文包去总统府上班。问他为何不请人一次开车运上来?他郑重其事地说:「不要把全部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否则路上出了意外怎么办?」黄正雄爱壶惜壶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惜壶如命 致力推广

  一生惜壶如命,只进不出的黄正雄,认为这些散落在国内外各地的精美茶壶,都是有生命力的,古人曾经在制作过程中投注了无数的心血,又在后人的使用中,融入了丰厚的情感。现在能把这些茶壶汇集在一起,带给收藏家笔墨难以形容的喜乐,这是「壶气」也是「福气」,就像散居各地的子孙重新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家庭,怎么忍心再见到它们分散。这份使命感便是黄正雄一生爱壶的独特心境。

  黄正雄对壶的喜爱并不只限于个人收藏,他对茗壶艺术的推广也不遗余力。民国七十八年,时任立法委员的黄正雄有感于紫砂壶的造型多采多姿,国人喜爱者众,遂建议邮政总局发行茶壶邮票,此一提案立刻被采纳。在正式发行的四枚一套《茶壶邮票》中,有三件为台湾民间的珍藏,也包括了黄正雄钟爱的「曼生十八式黄泥壶」。由于此举备受广大茶友的欢迎,邮政总局乃于民国八十年元月再度发行了以故宫珍藏的御用壶为主题的《故宫名壶邮票》一套五枚。这两次盛举皆配合举办了盛大的「茗壶邮票特展」,为国内的壶友、邮迷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回忆。

  黄正雄擅于赏壶,更擅于藏壶,他特将茗壶委请名师配以镶金嵌银的紫檀木座,使两者相得益彰,辉映成趣。负责帮他配座的老艺师蔡顺嘉先生有感于黄正雄的典藏热情,每次受命总要花上十天半个月,竭尽心思地为茶壶配上极为精致的紫檀木座。从本次《阳羡紫砂茗壶精雕特展》展品中我们不难发现,这紫檀木座绝不只是个称职的配件而已,事实上它们本身就是一件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半生壶缘 细说从头

  说起黄正雄收藏紫砂壶的历史,可要远溯自民国五十六年。当时有位朋友送了三件朱泥小壶给那时还只是个小公务员的黄正雄,这不但让他正式接触「宜兴壶」,更开启了半生的紫砂壶缘。被紫砂壶的朴素纯净、造形多样所吸引的黄正雄,初始许下了「我要搜集一百种不同样式的紫砂壶」的心愿,当年大陆货物来台不易,不像今日满街宜兴壶,要收集一百件自己看得上眼的壶并非易事……谁又知道,这扇门打开之后,却再也关不上了。时光匆匆,昔日的小公务员今日已成为辅佐层峰的「高层人士」,而府中的紫砂珍藏却也早已扩展为无数个「一百种不同的样式」!

  虽因身份关系,无法亲赴宜兴,但黄正雄的收藏盛名可是享誉陶都,而且他的宜兴友人更不在少数。原来近年陆续有宜兴工艺师来台访问,生性开朗亲切的黄正雄必定会在百忙之中,拨空宴请这些远道而来的贵宾。在热络的寒喧交谈中,没有****立场,没有距离隔阂,有的只是满堂的「壶言壶语」!透过大伙共通的紫砂语汇,架构出跨越时空的友谊之桥。

  从小科员到增额立委,再从省府委员到唐荣总经理,即使今日位居高层权力中心,黄正雄三十余年的从政经历一路走来,始终保持着极其单纯的生活态度。尽管老家远在^佳里,顾家恋家的他几乎每周末都回去与家人相聚。只身在台北的黄正雄,没有别人多采多姿、五光十色的夜生活,更没有其它****人物的是是非非,有的只是在满室茶香中,细品壶中滋味的闲情逸趣。「不管好壶、坏壶,每一把壶都有它独特的特质与个性。」这是黄正雄面对砂壶的严肃态度,事实上,每一把壶后面也都蕴藏着一段他与壶的心情故事,所以三十余年来,黄正雄的壶都是只进不出。在他^老家的透天厝里,有好几个房间满满地摆着密密麻麻的壶架,古人以藏书丰富而「汗牛充栋」,看来黄正雄的「壶天壶地」可也不遑多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