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学文化 > 内容正文

茶韵入联分外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茶,禀天地至清之气。品茶,不仅是品尝一种饮料,更是品味一种文化——博大深厚的传统文化。品茶,可以在家里,也可以在家外;品茶,可以独品,也可以和伴侣分享。品茶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什么都想——好比,看看茶馆、茶室里雕镂、吊挂的有关茶的对联,便是一件颇有趣味的工作。

最广为人知的茶联也许是上海天然居茶室的那一副:“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不仅是“卷帘格”的对联,顺念倒念都可以,而且端方大气,既暗示了对茶客的尊重,也在无形中抬高了本身的品位——商味虽足却不见铜臭,茶客无不莞尔一笑。

而清代广州茶室陶陶居的一副楹联却洗尽“商”味,有郁郁乎文哉的气质:

陶潜善饮,易牙善烹,饮烹有度;

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

这一联,将东晋名人陶潜和陶侃嵌入联中,“陶陶”二字嵌得十分自然得体,内容上又暗合中国传统的中庸哲学,安然安祥雍容,典雅持重,颇耐咀嚼。

而一些风光名胜的茶联则往往和当地的自然或者人文景不雅观相得益彰,好比重庆嘉陵江茶室有一联云:

楼外是五百里嘉陵,非道子一笔画不出;

胸中有几千年汗青,凭卢仝七碗茶引来。

“道子”即吴道子,唐代著名画家,卢仝也是唐人,其《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是他在品尝友人谏议大夫孟简所赠新茶之后的即兴之作,是一首著名的七言咏茶古诗,此中有一段出格各处颂扬:“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服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一联用典自然贴切,立意高远含蓄,构想精巧有味,是佐茶的佳品。

郑板桥有一联题镇江焦山的自然庵:

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

区区十四个字使人尽览焦山风光,有气度,有深意,亦不乏高雅。

也许正因为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折射,所以,历代相传的茶联往往充满了古典的文化情韵——那里面,满是清风、明月、松涛、琴声和诗魂,还有潺潺流水、潇潇竹影,好比:

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松涛烹雪醒诗梦,竹院浮烟荡俗尘。

竹雨松风蕉叶影,茶烟琴韵读书声。

一帘春影云拖地,半夜茶声月在天。

山静无音水自喻,茗因有泉味更香。

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

石鼎煎香俗物尽洗,松涛烹雪诗梦初灵。

……

这些茶联语雅意静,丰致内敛,颇具名士之风。而茶“和、清、静、敬”的精神内核与佛道的思想有不少相通之处,于是,不仅汗青上著名的茶人是和尚的例子不胜枚举,还留下一些禅意较浓的茶联,如:

天下几人闲,问杯茗待谁,消磨半日?

洞中一佛大,有池荷招我,来证三生!

这一联,冲淡安然安祥,应该是来自某座古刹吧?

而即便是在滚滚尘凡之中,只要我们有心喝茶,也是随时可以“尘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的——这,也是一副茶联。

[打 印]  [关 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