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茶艺茶道 > 内容正文

美与禅

【 发布时间:2019-12-02 】

(一)禅的文化与其说是佛教中的一支不如说它是一种智慧的思维,一种对糊口的怪异不雅察看方式。在中国的唐、宋时代禅风大盛,它对中国社会文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因为它固然植根于印度禅学,但融进了中国本土的庄老思想,魏晋玄学,还包罗了儒学中的一些不雅概念,使它全方位的渗透于人们的世界不雅观、人生不雅观、道德不雅观和个人涵养方式,开拓出怪异超越解脱的途径,这种禅不单易于接受还影响到很多东方国家。据说圆悟克勤禅师曾提出“禅茶一味”,之后,禅与茶便形影相随,并给了茶一种高尚的使命,就是由一片小小的茶叶,承载起了人的一种文明并指导人们思考着生和死、心和色、思维与存在等根柢问题。由此,一碗茶水就不再是一种生理需要的饮料了。中国的茶饮源自巴蜀,唐代之后成为比国之饮,这和当时的宗教氛围有很大的关系。我认为,禅就是茶的翅膀。因为茶的赋性是沉着的、思索的、理智的。在一年四季变化的大自然中,成片的茶树永远是一片朝气勃勃的绿,人们在一叶一芽中看到了但愿,获得当下的安好,这就是一种禅意。

(二)茶像一根根悄无声息的血管流进了千家万户,串连起一个个彼此相亲的社会关系。现代社会的成长已经不是一千多年前。在以农耕为主的时代,人们还可以用棒喝顿悟的思辨方式开示,到今天的科技信息时代,“糊口禅”、“人间禅”的提出,无疑是禅学的成长。基内涵是引导人们在尽责中求满足,在义务中求心安,在奉献中求幸福,在无我中求朝上进步,将个人融入公共,那么,与人们糊口必不成分的茶就是最佳的媒体之一,那是我们需要用心去体悟的。水是茶之母。水是白的,白色既可视为完满俱足,又可视为空无所有。如果在一碗茶中,它与茶叶分庭抗礼,就像青山之颠飞过的白鹭予人以高洁远俗感,蓝天中几朵白云给人以悠闲恬静感,深色衣裙上的零碎白花或一缕白边又令人想到是活跃又是静穆。那么在一碗茶中的白水可不成以看作天地宇宙之气在浸泡着我们一个个的人体呢?一碗茶中的你只是一片小小的茶叶,正因为有了你、我、他,我们才能在白色无色的水中浸泡出一碗韵味隽永的芬芳。也因为如此,茶中贮满和平、安祥、圆融,为什么人类要在一个地球上彼此争斗呢?水是无垠的,茶叶是单个的。关爱人生,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就是糊口中的禅了。器是茶之父。泥土与火电结合成最质朴的陶或瓷。捧在手上就像托起了大地所有元素。而我们人类生命短暂,躯体渺小,我们必要和手中的茶碗发生一种依恋的亲和力。不要只当作一件容易打研究会或只能盛着茶水的容器。唐代中国的赵州和尚说了“吃茶去”三字禅,成为一则至今难以破解的公案,我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还要诚恳承认我看不懂。韩国釜山市已故的茶星崔圭用老师提出他的“吃茶去”,并在山中刻了很大的石碑“吃茶来去碑”,成为两国禅茶文化的交流纪念。但是去和来有什么区别吗?彼此的方位有了变化,去和来有什么影响喝茶的关系吗?对此,我也作了一偈:“赵州和尚吃茶去,星吃茶来。茶碗圆团似明月,欲知西北即东南”。关于这个问题,原在赵县柏林寺、此刻黄梅四祖寺的净慧禅师当我的面说:“吃茶去的去,不代表空间的转换,时间迁流,都是指当下的,可见当时吃茶风气很稠密。至于说修行,它也不是空的,别人没法替代,是如人喝茶,甘苦自知。禅应该说是没有来去,也可以来去。但赵州和尚说的是吃茶去。”禅公案理解不能机械化强求一律,它关乎个人的悟性。中国在上世纪因为民族和国内的问题几乎动乱了100年。茶中的文化内涵,包罗禅与传统的美学思想一方面是它自身的魅力,一方面是几乎一代人的期盼,只在最后的20年才垂垂在中国大陆复苏。才有了与韩国、日本茶团体的交流,才有一批热心的人从头去系统整理和频繁交流。尤其在禅茶一味的体悟实践方面,韩国与日本茶人要比中国目前的状况研究得深刻。这不仅是汗青原因,也是社会经济方面等多方面的原因。然而,中国是茶的母国,吃茶喝茶汗青之长远,茶树品种之浩繁,各民族茶俗之丰硕是世界其它产茶国无法对比的。中国的茶人正在努力。

(三)文士与僧侣的密切入并彼此影响是魏晋以来就形成的风气传统。高僧作诗,名士逃禅,僧侣世俗化与士大夫文人僧侣化的风气世代相袭。僧侣以诗悟禅和文士以禅入诗,往往意味着自身人格形象的完善。自晋到宋代王羲之、陶渊明、谢灵运、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苏东坡、陆游等大名家无不受益于禅宗,也无不爱茶。清风拂过松枝千篇一竹梢,泉溪水流在乱石上跳跃,茶炉里的红炭着茶烟升腾起缓和的舞蹈。茶香则把人的思绪引向空灵的悠远,这便是禅意了。[打 印]  [关 闭]  [返回顶部]